中國酒業新聞網

華夏酒報官方網站

首頁 > 深度 > 關注 > 正文

外資準入,能否補足啤酒業供應短板
2019-07-17 10:19:19   來源:《華夏酒報》   作者:楊孟涵   


 

6月30日,國家發改委、商務部共同發布《鼓勵外商投資產業目錄(2019年版)》。在此次新修訂的目錄中,“釀酒葡萄育種、種植、生產”及“啤酒原料育種、種植、生產”等兩大酒類相關產業被寫入,成為鼓勵外商投資的產業。

在百威、嘉士伯等外資企業已經大舉進入國內啤酒生產端的情況下,這意味著原料供應鏈也將成為外資的下一個發展目標。

實際上,這條開放目錄的背后,是我國啤酒業生產原料不足、過度依賴進口的現實。隨著產業政策的開放,或將吸引更多投資,提高國內啤酒原料供給率。

更開放的酒類產業環境

實際上,不止是啤酒與葡萄酒原料的育種、種植,整個酒業的產業環境都將更為開放。

《鼓勵外商投資產業目錄(2019年版)》顯示,共有包括“農、林、牧、漁業”、“采礦業”、“制造業”共十三大類型、415項相關產業對外資開放。

其中,“釀酒葡萄育種、種植、生產”及“啤酒原料育種、種植、生產”即位于“農、林、牧、漁業”類鼓勵外商投資目錄中。

在第三大類“制造業”目錄中,其下第三小類“酒、飲料和精制茶制造業”中,規定“果蔬飲料、蛋白飲料、茶飲料、咖啡飲料、植物飲料的開發、生產”也屬于鼓勵外商投資產業類型。

這意味著,酒類產業從原料端到生產端,在很大范圍上都鼓勵外資進入,中國的酒業市場,開始形成一個更為開放化的產業環境。

此前,外資已經在生產端開始進入主流行列,百威英博、嘉士伯等外資巨頭,與青島、燕京等民族品牌并列。

調查顯示,2017 年排在前五的啤酒企業依次為:華潤啤酒約27%、青島啤酒超18%、百威英博約17%、燕京啤酒約9.5%、嘉士伯超5%。

百威英博無疑已經成為中國市場的霸主級企業之一,從2012年到2016年,它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從11.6%增長至16.2%,增幅達4.6%。它在中國的擴張始于多年前,2004年百威母公司安海斯-布希收購哈爾濱啤酒后,就確定了要把其打造成全國性品牌的目標。2016年,哈爾濱啤酒在中國的市場份額是6.4%,嶗山啤酒的市場份額只有3.0%。

此后,百威英博相繼收購了多家國內啤酒企業,擁有了完整的產品線。目前其在中國市場的主要產品結構是:低端產品哈爾濱啤酒、雪津啤酒,中端產品百威啤酒,以及科羅娜、福佳等進口高端啤酒。

嘉士伯同樣通過多年努力,躋身成為中國啤酒市場的佼佼者。

隨著上游原料育種、種植方面的開放,未來預計將有外資涉足于此,形成在原料端、生產端并行的局面,更大激發中國啤酒市場和產業鏈整體活力。

啤酒大麥8成依賴進口

外資的大舉進入,或將改變中國啤酒用原料嚴重依賴進口的現象。

有統計顯示,我國啤酒釀造大麥嚴重依賴進口。2018年一項統計表明,全國釀造啤酒用麥85%左右依賴進口,其中,進口大麥來源以澳大利亞為主,少量來自加拿大,法國。

啤酒的主要釀造原料為大麥麥芽、小麥麥芽、大米、淀粉、啤酒花、酵母等,其中,大麥麥芽在原料中占比最高。

華經產業研究院相關調查顯示,2017年全球大麥產量為14740萬噸,同比增長1.1%,其中,俄羅斯和澳大利亞大麥產量最高,分別占據全球14.0%和9.2%的比重,中國大麥產量全球排名為第19位,占比僅1.3%。這說明,我國的大麥產量較少,除去飼料用途外,可用于釀造啤酒的大麥原料并不多。

中國大麥進口市場主要集中于澳大利亞、加拿大和法國。其中,澳大利亞是我國最大的大麥進口來源國,進口比重大多數年份都高于50%,且2011年起一直高于70%。中國大麥進口市場集中度較高,使我國大麥進口受供應國產量的影響較大,進口量和進口價格大幅波動,進口風險較大。

歷史數據顯示,我國2015年大麥進口數量及金額達到頂峰,此后在進口政策引導下,進口數量驟降至2016年的500萬噸,進口金額為11.42億美元;2018年中國大麥進口數量682萬噸,同比下降23%;進口金額16.9億美元,同比下降6.9%。2019年1~3月,中國大麥進口數量193萬噸,同比增長0.6%;進口金額5.53億美元,同比增長22.9%。

一方面是大量進口,另一方面是自產量太小,2017年,我國大麥產量為189.7萬噸,同比增長43.2%。但是這也僅僅為2018年進口量的27%,證明自給率仍然不足三成。

針對這種情況,決策部門制定了推動進口來源多元化、適時啟動貿易救濟措施的策,著力引導國內大麥進口企業與俄羅斯、烏克蘭等大麥主產國供應商建立穩定的貿易關系,獲得多元化的采購渠道,以減少對澳大利亞、法國和加拿大的過高依賴。

在這種情況下,開放啤酒原料育種、種植產業,就有著吸引外資、著力發展國內原料供應、降低對外依賴的用意。

提高自給率尚需時日

鼓勵政策雖然已經出臺,但是改善供給結構顯然不能在一朝一夕間完成,對國內相對薄弱的啤酒原料種植產業來說,提高尚需時日。

需求不足造成的啤酒原料價格波動,可能會影響到投資方的決定。

2012年左右,大麥價格進入下行周期,2014年左右,國內啤酒行業進入連續幾年的縮量期,對釀酒大麥的需求整體較為疲軟。

這種原料價格的波動,曾嚴重影響到國內大麥種植產業。

我國西部省區一直是重要的啤酒原料重要產區,比如甘肅于上世紀90年代建立起優質啤酒大麥生產基地;新疆、內蒙古等也是新興啤酒大麥優勢產區。

2012年進入大麥價格下行期后,嚴重影響到了這些地區的相關產業,2013年,甘肅、新疆兩省區的60余家麥芽企業開工生產的可能已不足15家,而全國近300家麥芽企業到2018年開工生產的可能不足50家。

2018年啤酒大麥價格有所回升,全年平均進口單價比上年上漲了 17.6%,平均每噸大麥價格240.9美元,年底價293.4美元(到岸價,來源:國家海關總署)。

即便如此,也依然有部分企業在這種波動中退出—— 2019年6月21日,中糧集團再次掛牌轉讓其位于內蒙古呼倫貝爾的大麥加工廠。公告信息顯示,2018年,中糧麥芽(呼倫貝爾)營業收入1.14億元,營業虧損1.1億元,凈虧損1.1億元,負債總計1.08億元。

中國糧油(HK.606)歷年財報顯示,中糧集團原本在遼寧、江蘇、內蒙古有三家麥芽加工廠,產能分別為36萬公噸、30萬公噸、8萬公噸。

2018年起,主產區干旱導致全球大麥產量減少,原料成本持續走高。國內啤酒消費維持穩定,麥芽市場規模難以擴張,成本上漲壓力無法充分釋放,產品盈利空間受到擠壓。中糧麥芽產品銷量同比下降6%至63.7萬公噸,收入同比下降5.5%至22.44億港元。

這意味著,在需求無法快速擴張、生產成本卻居高不下的情況下,啤酒大麥種植業目前還面臨著極大困難,短期內難以依賴外資提高產量與供給率。

編輯:趙鑫

weixn
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“華夏酒報好,聲名比天高”112歲酒圣秦含章為《華夏酒報》創刊30周年題詞
下一篇:與新時代同行,打造“紅色”酒業峰會

捕鱼王国 篮球比赛的胜分差是什么意思 云南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河北20选5走势图近30期 大金棋牌app 浙江6十1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天胜十三水怎么玩 澳洲幸运10开奖视频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体彩20选5中奖规则 老龄化社会什么行业赚钱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彩规则 银河棋牌1·0 腾讯分分彩官方开奖号码 网球图片 正规的足球彩票软件